首頁 > 新聞中心 > 都市新聞 > 正文

懷化人注意:妨害疫情防控相關犯罪將被依法嚴懲

編者按: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全國上下打響疫情防控阻擊戰。各級各部門把疫情防控作為當前壓倒一切的頭等大事來抓,三令五申“少出門、少聚集”,要求確診病例和近期有重點地區出行經歷人員注意排查和隔離,嚴厲打擊危害疫情防控相關犯罪,但仍有少數人置若罔聞,我行我素,多地出現聚餐聚會造成多人感染,確診病例隱瞞信息與多人密切接觸,抗拒疫情防控措施,制假售假哄抬物價等反面典型,一些地方還存在疫情防控主體責任落實不力等問題。本報提醒廣大市民,當前正值疫情防控的關鍵期,所有人眾志成城,才能共克時艱;令行禁止,才是對自己、家人以及社會大眾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負責任的做法。

2月19日,最高檢發布第二批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包括抗拒疫情防控措施犯罪、詐騙犯罪、破壞野生動物資源犯罪等案例。本報將分兩次予以刊發。

依法嚴懲抗拒疫情防控措施犯罪

(一)妨害傳染病防治犯罪

【法律要旨】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拒絕執行衛生防疫機構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不符合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一款規定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的規定,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定罪處罰。

2020年1月23日,湖北省武漢市政府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發事件應對法》及《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等法律法規發布通告,對武漢采取“封城”防控措施,暫時關閉了離開武漢的通道,市民如無特殊原因不要離開武漢。其目的是為了阻止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蔓延勢頭,有效切斷病毒傳播途徑。此后,對于擅自運送人員離開武漢的行為,違反了傳染病防治法,具有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應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定罪處罰。

案例:湖北省嘉魚縣尹某某妨害傳染病防治案。尹某某系湖北省嘉魚縣人,從事私人客運業務,長期駕駛東風牌九座小型客車往返于嘉魚、武漢。2020年1月20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經國務院批準發布2020年第l號公告,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乙類傳染病,并采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1月23日,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通告(第1號)》,決定于當日10時關閉離漢通道,實施封城管理。1月23日10時至20時,被告人尹某某在無運營許可證的情況下,先后兩次駕駛其東風牌九座小型客車接送乘客往返于武漢、嘉魚兩地。2月4日,尹某某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截止2月7日,與尹某某密切接觸的20人被集中隔離。2月5日,嘉魚縣人民檢察院對尹某某案進行立案監督,嘉魚縣公安局于同日對尹某某立案偵查,并對其監視居住。2月10日,嘉魚縣公安局將該案移送審查起訴。2月11日,嘉魚縣人民檢察院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對尹某某提起公訴,嘉魚縣人民法院經以速裁程序公開開庭審理,采納了檢察機關量刑建議,當庭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判處被告人尹某某有期徒刑一年。

(二)妨害公務犯罪

【法律要旨】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含在依照法律、法規規定行使國家有關疫情防控行政管理職權的組織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在受國家機關委托代表國家機關行使疫情防控職權的組織中從事公務的人員,雖未列入國家機關人員編制但在國家機關中從事疫情防控公務的人員)依法履行為防控疫情而采取的防疫、檢疫、強制隔離、隔離治療等措施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的規定,以妨害公務罪定罪處罰。暴力襲擊正在依法執行職務的人民警察的,以妨害公務罪定罪,從重處罰。

需要注意的是,在疫情防控期間,對妨害公務罪的適用,需要把握:一是關于涉疫情防控妨害公務行為的對象。因疫情具有突發性、廣泛性,為了最大限度防控疫情,各級政府需要組織動員居(村)委會、社區工作人員等落實防控職責,實施管控措施。因此,對于符合兩高兩部意見規定的三類人員的,均屬于妨害公務行為的對象。二是在疫情防控期間公務行為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對于妨害公務人員實施與防疫、檢疫、強制隔離、隔離治療等措施密切相關行為的,應認定為妨害公務行為。

案例:四川省仁壽縣王某妨害公務案。2020年1月24日,四川省委、省政府決定在全省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應急響應。仁壽縣及下屬各鄉鎮、街道和相關部門按照要求成立了疫情防控指揮、領導機構。

2月4日14時許,被告人王某在仁壽縣普寧街道一門市上班時,普寧街道辦事處負責疫情防控的工作人員廖某、鄧某與縣委政法委工作人員楊某、方某等人按照當地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工作指揮部安排,在旁邊的小區外拉警戒帶,設置卡點,測量小區進出人員體溫,以確保進出人員平安。因王某停放的四輪電瓶車擋住卡點進出口通道,廖某等人向其表明疫情防控工作人員身份后,要求王某配合防疫工作將車挪走。王某先是稱電瓶沒電,打不著火,在廖某表示愿意幫忙推車后,又說廖某等人不是交警,無權要求其挪車。廖某等人向王某解釋疫情防控工作要求,王某覺得廖某等人大驚小怪,沒有必要搞那么嚴重,一邊用手指著廖某,一邊辱罵其“拿著雞毛當令箭”。廖某要求其配合工作不準罵人后,王某愈發激動,趁廖某不備揮拳擊打其臉部,致其面部軟組織挫傷。為避免現場秩序混亂,廖某等人上前制止王某,將其摁住。王某仍用手不停抓撓廖某臉部,在其臉上抓出幾道血痕。現場工作人員報警,民警趕到現場依法將王某抓獲并立案。

2月5日,仁壽縣人民檢察院采用電話、視頻方式提前介入本案,引導偵查機關及時調取了政府疫情防控相關文件、案發現場監控視頻等證明案件事實的關鍵證據。2月10日,仁壽縣公安局將本案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仁壽縣人民檢察院審查認為,本案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王某到案后如實供述,自愿認罪,符合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適用條件。王某在檢察機關訊問、告知訴訟權利并釋法說理后,在值班律師在場且提供法律幫助的情況下,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并同意適用速裁程序。仁壽縣人民檢察院當日以妨害公務罪適用速裁程序提起公訴。2月11日上午,仁壽縣人民法院遠程開庭審理本案,并當庭宣判,采納了檢察機關指控的事實、罪名及量刑建議,以妨害公務罪判處王某拘役四個月。

依法嚴懲詐騙犯罪

【法律要旨】在疫情防控期間,假借研制、生產或者銷售用于疫情防控的物品的名義騙取公私財物,或者捏造事實騙取公眾捐贈款物數額較大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的規定,以詐騙罪定罪處罰。

案例:江蘇省南通市張某詐騙案。被告人張某曾因犯盜竊罪于2013年11月20日被安徽省蚌埠市懷遠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于2016年6月7日刑滿釋放。疫情防控期間,被告人張某利用被害人急于購買口罩的心理,于2020年1月28日至30日,在微信、QQ群內發布有大量口罩出售的虛假信息,騙取被害人陸某某、駱某、徐某某定金共計人民幣9520元。該案由江蘇省南通市公安局港閘分局偵查終結,于2月4日向南通市港閘區人民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南通市港閘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認為,被告人張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疫情防控期間虛構事實,利用網絡騙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于2月5日向南通市港閘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同時,鑒于被告人張某自愿認罪,檢察機關建議判處其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2月7日,南通市港閘區人民法院適用速裁程序,通過遠程視頻方式依法公開審理此案,對被告人張某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本報綜合)

版權聲明:本網所有內容,凡注明“來源:懷化日報”“來源:邊城晚報”“來源:掌上懷化”“來源:懷化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懷化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懷化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余來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